这里是西北地区现有的大流量折叠滤芯_pp棉熔喷滤芯_活性炭滤芯_滤袋_线绕滤芯,反渗透膜等水处理耗材生产产业基地!_汉森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大流量滤芯_折叠滤芯_熔喷pp棉,滤袋_线绕芯_活性炭芯,ro反渗透膜_滤袋生产厂家_汉森环保科技

造洁净水源 还生命健康!

汉森出品、必属精品!汉森环保国内领先的综合性水处理耗材生产商,水处理滤芯生产基地!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15929936993

当前位置:本站首页 > >

汉森环保:除了努力,别无他法!

文章出处:除了努力,别无他法! 人气:发表时间:2021-08-01 15:56
商场的胜败仍有转圜的余地,军人的胜败则关系国家命运,作为军人我们对胜利该有怎样的思考?
 
一、殇思-军人丢掉胜利会带来什么?
 
对于游子,最让人魂牵梦萦的就是家乡,我的家乡在南京。“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带绿水,迢递起朱楼 。”谢朓的一首《入朝曲》把南京的风物繁华写进了人们的心里。玄武湖的春水烟柳、鸡鸣寺的古朴梵音、秦淮河里的桨声灯影,总是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境里。可就是这么一个钟灵毓秀、大气磅礴、镌刻着无数历史记忆的六朝古都却在1937年的冬天成为了血海滔天的修罗场,成为中华民族永恒的伤痛。
 
1937年12月13日,已经在上海、无锡、江阴杀红眼的日军攻入了南京城。失去了军队的庇佑,手无寸铁的民众成为了日军的猎物、靶子,成为了待宰的羔羊。这是美国华裔作家张纯如《被遗忘的大屠杀》中记录的一个片段:在前面的两排俘虏中,有一位孕妇开始为自己的生命抗争,她拼命反抗那个试图对她施暴的日本兵,最终被残忍杀害并用刺刀剖开她的肚子,扯出了她的肠子,甚至连蠕动的胎儿也挑了出来。这就是大屠杀的真相,一段中国历史上的至暗时刻,它扼杀了南京的祥和,泯灭了人性的善恶,挑战了人们的承受底线。2004年11月19日,因为长时间接触残酷史料精神崩溃的张纯如在自己的车里用手枪结束了年仅36岁的生命。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竖立着张纯如女士的铜像,与残酷而肃穆的历史相比,她依然那样知性、美丽、动人。
 
参加东京审判的大法官梅汝璈说过一段话:“我不是复仇主义者,我无意于把日军军国主义欠下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账上。但是,我相信,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作为军人,我不相信用感动、用慈悲、用原谅能让敌人认错忏悔。30万亡灵的冤屈与耻辱,时刻警示着我们:军人丢掉胜利,国家就没有尊严,同胞惨遭屠戮的悲剧就会上演。《阿房宫赋》有云“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我们现在在哀悼这段沉痛悲壮的历史,但是我们不要成为后人哀悼的对象。当战争来临,兵临城下,除了努力,我们别无他法,因为我们的背后就是兄弟姐妹、父老乡亲。
 
二、沉思-我们究竟离胜利有多远?
 
前不久,和新兵交流“你为什么来当兵”的问题时,除了有“保家卫国,上阵杀敌”,也有少数人的答案是“家里让来的、锻炼锻炼、考军校、政策好、有个稳定的工作”。如果只把军人这个职业单纯当做一个谋生的手段,那我们就把自己看得太轻了。军人是国家的“守夜人”,时时刻刻准备为祖国献出生命和鲜血,和平时期军人的忠诚里如果掺了水分,夹带了私货,在战场就不可能赢得胜利。
 
当前在我们身边有这几种不良表现:第一种是“混”。我们总能听到这种声音“进场保障,让别人去吧”“当骨干费力不讨好,让别人干吧”,混日子、熬年头的思想有一些市场。第二种是“浮”,对手头装备性能把握不透,只会简单地操作使用,有了故障只能“干瞪眼”坐等厂家过来维修。第三种是“虚”,对严格体能标准怨气冲天,一到训练就牢骚不断,一到考核就上蹿下跳。一支军队的衰败,大都是从滋生“和平积弊”开始的,“硝烟味”日淡、“生活味”渐浓,忧患缺失、忘战怠战,这样的军队必然走向失败。从古罗马军团到蒙古铁骑,再到满清八旗子弟,古今中外莫不如此。扪心自问,一旦战争打响,我们打赢战争的底气在哪里,我们离胜利到底还有多远。
 
三、凝思—怀初始之心砺胜战之刃
 
电视剧《三国》里司马懿的一句台词令人印象深刻:“我挥剑只有一次,可我磨剑磨了十几年”。战场决定胜利,但是战场不能孕育胜利。最辉煌的胜利只能孕育在最琐碎枯燥、最清淡无味的准备战争的过程中。
 
胜利需要用“剑戟不离手,铠甲为衣裳”的备战状态来铺垫。北洋舰队刚组建时训练刻苦,可到了战争爆发前,作风严重腐化,训练中弄虚作假,一到晚上军士大都嫖宿青楼,擅离职守。反观敌方,日军在战前派出大量间谍,对清军的士气状态,将领的指挥能力,甚至有多少存弹都了如指掌。可以说,战争尚未打响,胜利的天平已经倾斜。战争就像是时时刻刻悬在军人头上的一把利剑,用不打仗的心态做着打仗的准备,就要付出代价。只有把枕戈待旦的战备意识渗透到血液里,始终保持箭在弦上,引而待发的高度戒备态势,才能确保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胜利需要用“男儿不惜死,破胆与君尝”的战斗血性作支撑。拿破仑有一句名言:世界上只有两种力量——剑和精神,但从长远说,精神总能征服利剑。这种精神在我们军人身上的体现就是勇往直前、敢打必胜的虎狼之气和军人血性。在甲午海战中,清军也不乏英勇作战者,刘公岛南2海里、岛岸线不足千米的日岛炮台上,管带萨镇冰带领30余名水兵,用仅有的8门火炮抵抗住日本舰队25艘军舰数百门速射炮的轮番围攻,坚守八天直至弹尽炮毁。鏖战之时,他的夫人前来探望。萨镇冰说:“这里是什么地方?今天是什么日子?告诉她就当我死了,叫她回去!”夫人垂泪而归,不久就去世了。萨镇冰后来参与重建民国海军,解放后还当过中央人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但终身没有再娶。倘若北洋海军官兵皆能英勇无畏,群起而战,恐怕战局就会另当别论。习主席讲:“我军历来是打精气神的,过去钢少气多,现在钢多了,气要更多,骨头要更硬。”我们要做一个硬骨头军人,因为我们的敌人永远不会心生恻隐,他们只相信战场上谁的拳头更硬、谁的枪法更准、谁的火力更猛。
 
胜利需要用“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的使命担当来铸就。军人的使命连着家国山河,不论是“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还是“以身许国,何事不可为”,抑或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些永远激荡在历史深处的回响,生动地诠释着军人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担当。身后是和平,面前是战争,身为军人唯有负重前行,用胸膛撑起国家安全的屏障,方能护佑和平,让岁月静好。过去的一年里我们送别了很多人,他们有的即将走进婚姻的殿堂,有的还没见过刚出生的孩子,有的牺牲在春节前仅仅两天。他们并不是屏幕上一连串冰冷的数字,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在生死关头,他们也会害怕、彷徨。但勇者之所以为勇者,是因为他们克服恐惧,让生命走向了永恒。
 
有一个道理,从选择这身军装的那天起,我们就必须明白,战死不是军人的荣光,胜利才是,除了努力,我们别无所求,除了努力,我们别无他法。

同类文章排行

最新资讯文章